新葡京赌场
首頁建筑研究 專題列表

梁思成、林徽因中國建筑史寫作表微

收錄時間:2008-06-17 05:42 來源:建筑中文網  作者:賴德霖  閱讀:0次 評論:0我要評論

內容提示:在中國現代建筑史上,梁思成(1901.4.20-1972.1.9)無疑是最為杰出的先驅。他廣泛的影響今天已波及中國建筑領域的幾乎所有分枝,如教育、建筑設計、城市規劃和文物建筑保護。不過,他最重要的成就還在于他對中國建筑史的開拓性研究。

延伸閱讀:中國 建筑史 開拓性 林徽因 梁思成

在中國現代建筑史上,梁思成(1901.4.20-1972.1.9)無疑是最為杰出的先驅。他廣泛的影響今天已波及中國建筑領域的幾乎所有分枝,如教育、建筑設計、城市規劃和文物建筑保護。不過,他最重要的成就還在于他對中國建筑史的開拓性研究。(參考《建筑中文網
   
   
    梁思成和妻子林徽因1927年同時畢業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藝術學院。梁思成隨后轉入哈佛大學研究生院學習中國藝術史,但他很快發現西方學者對于中國建筑的研究難以令人滿意,所以僅僅三個月后便離開了哈佛。1928年夏天他回到中國,創辦并主持東北大學建筑系。1931年,他和林徽因搬回北京,一起加入了剛剛成立兩年的中國建筑研究機構——中國營造學社。翌年3月,梁思成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建筑學術論文——《我們所知道的唐代佛寺與宮殿》[1]。與此同時,他開始了對中國古建筑遺構的實地調查,并在同年6月發表他的第一篇調查報告《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山門考》[2]。該報告是現代中國建筑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在報告中,梁思成向世人介紹了兩座建于公元987年,當時所發現的年代最早的中國建筑;同時,通過將它們與宋朝的建筑典籍《營造法式》相對照,他發現了許多與這部古代術書的描述相符的實物做法,一方面為研究這部古代典籍找到了實物的依據,另一方面,也以此書為一項重要的斷代標準,確立了中國古建筑的考古類型學方法。除此之外,他針對這兩座建筑所采用的結構理性主義的評價標準,還奠定了新的中國建筑美學的理論基礎。
   
   
   
    1936年,梁思成與林徽因考察北京天壇建筑
   
   
    討論梁思成的建筑歷史方法論,我們絕不能忽視林徽因所起到的重要作用。1932年3月,與梁思成發表《我們所知道的唐代佛寺與宮殿》一文同時,林徽因也發表了一篇重要論文——《論中國建筑之幾個特徵》[3]。這篇文章所包含的重要思想后來貫穿于她和梁思成的中國建筑史研究。她認為,中國建筑的基本特徵在于它的框架結構,這一點與西方的哥德式建筑和現代建筑非常相似;第二,中國建筑之美在于它對于結構的忠實表現,即使外人看來最奇特的外觀造型部分也都可以用這一原則進行解釋;第三,結構表現的忠實與否是一個標準,據此可以看出中國建筑從初始到成熟,繼而衰落的發展演變。1934年,林徽因在她為梁思成的第一部著作《清式營造則例》所寫的《緒論》中進一步闡發她的這些觀點[4]。
   
   
   
    梁思成:《北京頤和園諧趣園》(1955)
   
   
    由于梁思成和林徽因受到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以歷史風格為主導的建筑教育,所以他們對于中國建筑的研究注重形式和與之相應的結構體系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是,中國地域廣袤,各地文化傳統也不盡相同,建筑在形式和結構類型上的多樣性十分顯著,因而他們選擇何種結構體系的建筑作為中國建筑的代表就是一個頗令人關注的問題。當他們將《營造法式》和《工部工程作法》這兩部官式建筑規則以及與之最為相關的宮殿和寺廟建筑當作研究對象時,實際上已把北方官式建筑當作中國建筑的正統代表,他們的工作因此也就是闡明官式中國建筑的結構原理,并揭示它的演變過程。正因為梁、林把中國的地方性建筑放在研究和寫作的次要位置,著名的臺灣建筑家漢寶德在80年代批評他們忽略了中國建筑的地區性差異。漢說,中國古代,尤其是在宋代以后,文化傳統的多樣性非常顯著,南方地區,特別是在明清時期,在經濟上占有突出重要的位置。這一地區的地理條件和獨特的人文傳統促成了南方建筑在環境、功能、空間和材料等方面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因此,要研究中國建筑史,即使簡而化之,亦必須分為南北兩系”[5]。漢寶德的批評非常正確地指出梁、林的中國建筑史研究在研究對象上的局限。但是,筆者以為,他的討論沒能聯系到梁、林所處的歷史現實,因此他沒能認識到在二十世紀20和30年代中國民族主義知識份子探索現代化的中國文化的過程中,梁、林的中國建筑研究以官式建筑為對象所具有的必然性。這一歷史現實就是,起源于西方的建筑學和建筑史研究在中國的確立是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特別是五四運動后中國民族主義的興起同時的,所以中國學者對中國建筑的研究從一開始就是這一時期中國新文化建設的一個組成部分,并在實踐上服務于當時社會對于中國風格新建筑的需要。
   
   
    在二十世紀10年代末,面對著第一次世界大戰帶給全球的巨大災難,許多曾經熱情頌揚西方的現代文明,并極力主張仿效西方的模式改革中國社會、文化和政治的知識份子在思想上發生了很大轉變。梁思成的父親梁啟超就是一個代表人物。梁啟超曾經相信西方社會達爾文主義社會進化論的普遍性,積極宣傳以變革和“新學”拯救中國。可是,當他在1918到1920年間訪問歐洲,親眼目睹了大戰之后深重的社會危機和彌漫的悲觀主義之后,他否認了自己曾經深信不疑的技術進步導致社會進步的幻想,轉而肯定東方文明對于救濟西方的“精神饑荒”所具有的價值。他提出將東西文化的優點結合起來,以創造一種“綜合主義”的現代文化[6]。他在1923年草擬的中國文化史目錄可以說就是這一“綜合主義”的體現[7]。目錄表明,梁啟超在當時已經注意到中國建筑作為一個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統一體在中國文化體系中的位置。目錄有單獨的“宅居篇”,準備討論中國的宅居、宮室、室內陳設、城壘井渠等內容。他還另辟“美術篇”,包括繪畫、書法、雕塑、建筑和刺繡五個門類。值得注意的是,傳統中國并無“美術”(fine arts)這一概念,一般文人僅把書法和繪畫視作與詩文同等的藝術,而把雕塑、建筑和刺繡當作低級的匠作。梁啟超在他的目錄中引入西方的“美術”概念及其相應的建筑、雕塑和繪畫的內涵,同時加入書法和刺繡這兩項中國固有的視覺文化門類,構成了一個中西綜合的“中國美術”的新體系。1925年,梁啟超得到一部新刊印的《營造法式》,他稱此書為“吾族文化之光寵”,并把書寄給正在美國學習建筑的兒子梁思成和他的未婚妻林徽因,囑附他們“永寶之”[8]。我們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梁思成的事業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梁啟超建構中國文化史,特別是中國美術框架體系的理想:不僅他后來撰寫中國建筑史、雕塑史、注釋《營造法式》的工作與梁啟超的構想有關,他曾經準備在哈佛大學從事的研究方向和完成的博士論文的題目也都如此,它們分別是《中國美術史》和《中國宮室史》[9]。
   
   
    與梁啟超構想中國文化史目錄同年,三位畢業于日本的中國建筑師在江蘇省立蘇州工業專門學校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建筑系。和現代主義之前西方大多數學校一樣,日本的建筑教育也把建筑史放在重要位置,開設了西方建筑史和日本建筑史課程。三位中國建筑師模仿日本學校的教程,制訂了蘇州工專建筑科的教學體系,但將日本教程中的“日本建筑史”一課替換為“中國建筑史”[10]。梁思成也是如此,他參考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教程,設計了東北大學建筑系的科目表,并開設“中國宮室史”一課[11]。
   
   
    中國建筑史課程的開設表明這樣一個事實,即中國現代建筑家在獲得關于外國建筑的知識后,開始思考中國建筑自身在世界建筑體系中的位置,并試圖打破建筑學中以西方的建筑師、建筑思想和建筑作品為主導的話語體系。正是因為在這一時期“中國建筑”是相對于外國建筑的集合名詞和獨立體系,所以這一概念所強調的就是體系內部的同一性而不是多樣性和差異性。在這一體系中,宮室、廟宇以及其他官式建筑在類型上更豐富,在設計和施工水平上更成熟,在地域分布上更廣,在文獻記錄上更為系統,因而必然會被早期的中國建筑研究視為最重要的研究對象和中國建筑體系的代表。
   
   
    對于中國建筑體系內部的同一性的強調,在實際的創作領域里就是對于新建筑的所謂“中國風格”的探尋。如果說梁、林和他們在中國營造學社的同事以官式建筑為對象的中國建筑研究在學術上確立了這一風格的一種代表建筑類型,那么對于實踐,他們的研究則為這一風格確立了一種古典的規范。
   
   
   
    梁思成:《山東長清靈巖寺慧崇塔》
   
   
    近代中外建筑師對于新建筑的中國風格的探索興起于十九世紀末,當時西方傳教士意識到有必要將他們的傳教使命與中國人的民族自尊相結合,以緩和中西在文化觀念上的對立[12]。通過在新的教會建筑上采用中國建筑的造型母題,西方教會開創了美國建筑師茂飛(Henry K. Murphy)所稱的“中國建筑的文藝復興”[13]。由于在20年代之前,現代的建筑學教育在中國尚未開始,從國外留學歸國的中國建筑師人數還很少,因此,把中國式樣建筑母題運用于新建筑的嘗試,不得不依靠中國的傳統工匠和外國建筑師。由他們創作的“中國式”新建筑因此便由于地區差異和建筑師對中國特徵理解的不同而缺少風格上的統一性。茂飛本人規劃并設計了多所中國大學的校園和校舍建筑[14]。他還是最早根據中國官式建筑總結中國建筑造型特徵的外國建筑師之一。他甚至還注意到中國建筑裝飾的象徵意義和布局方面的風水考慮[15]。茂飛曾在他的設計中努力表現這些特徵。他的創作方法影響了許多中國建筑師,其中最著名的是1918年畢業于美國康乃爾大學的呂彥直。呂在開業前,曾協助茂飛設計金陵女子學院和燕京大學的建筑。他最著名的成就是在1925年和1926年連續贏得中國兩項最早的建筑設計競賽——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的首獎。在這兩項設計中,他沿用了茂飛的創作方法,雖然兩棟建筑都是用西方現代方式建造的,但外觀上已頗具中國傳統的官式風格[16]。

原文網址:http://www.oh9p.com/research/200806/11316.htm

也許您還喜歡閱讀:

中國建筑史領域中的前導性突破-近年來中國建筑史研究評述

給廣東四大名園新生命力

數字梁亭-對于中國現代建筑“民族形式”的新思考

梁思成建筑精神及其現代啟示

激情創造永恒的經典(上)-三說“新東方主義”藝術觀

美術史與建筑史

法國建筑與歐洲建筑史的關系

超高層建筑中的鋼管砼

梁思成在新中國的人際境遇

不該忘記抓什么


【重要聲明】本作品版權歸建筑中文網和作者所有,允許以學習、研究之目的轉載、復制和傳播,但必須在明顯位置注明原文出處和作者署名(請參考以下引文格式)且保證內容一致性,不得用于出售、出版、付費數據庫或其它商業目的,本站保留追究一切法律責任的權利。投稿信箱
引用復制:網址 QQ/MSN 論文/著作 HTML代碼

請告訴我們

請告訴我們您的知識需求以及對本站的評價與建議。
滿意 不滿意

Email:
新葡京赌场 网上玩赛车是什么骗局 附近有马会投注站吗 2019年香港49选7走势图 欢乐生肖论坛 极速赛直播 重庆时时5星基本走势图 168PK10开奖网 老重庆时时彩开浆结果 内蒙古时时跨度走势图 福彩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