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赌场
首頁建筑研究 專題列表

梁思成在新中國的人際境遇

收錄時間:2013-05-31 15:27 來源:書城  作者:陳徒手  閱讀:0次 評論:0我要評論

內容提示:梁思成政治上一旦被動,就必然屢屢在人際關系上陷于困局,反目和隔閡相伴相生,有人嫉恨他的得志,有人怪罪他的不提攜,有人在逆境中落石,他自己性格上的懦怯和不足、解決能力的弱化及歷次政治運動天生的晦暗和慘烈又會加重這種復雜程度。

延伸閱讀:人際 境遇 建筑大師 梁思成

        一

        1955年3月初在校黨委強硬運作下,清華建筑系在內部展開了批判梁思成建筑思想的活動,先黨內后黨外,層層波及,短兵相接之后就是大面積的激烈揭批。系主任梁思成既是運動的斗爭靶子,又是思想劃線的分界點和標志物,眾人圍繞著他的政治問題相爭不休,又纏結在舊日矛盾而無法自撥。(參考《建筑中文網

        清華大學黨委很快發現,過去所謂“受壓制”的教師此次表現得特別積極,發言中屢屢指責建筑系的辦學方向有問題,尤其與梁思成關系不睦的副教授周卜頤除了在會上公開點名批判,還直接寫信給校長蔣南翔,要求撤換系領導。(見1955年3月15日市高校黨委會《人大、北大、清華三校開展學術批判與討論的一些情況》)周卜頤怨氣如此之大,在于兩人之間因學術分歧而多年結下的不快。留美剛回國的周卜頤推崇美國建筑的現代風格,對二十年代留美的梁思成的教學思想頗有成見,認為是落伍的復古主義,早已過時。而梁思成則鄙夷地稱周為“泥水匠”,反批為“資產階級結構主義”。

        1948年北平解放后,梁思成欲組建國內陣容強大的建筑系,從國外多方招回一些專業人才,曾獲美國建筑比賽大獎的周卜頤就是其中網羅的目標之一。周卜熙的兒子周申回憶說:“梁思成是通過莫宗江給我父親寫信,勸他回國為新中國服務。父親信了,就跑回來,回來時在清華、北大教課,北大還派小車來接他上課,風光一陣。”(2012年12月21日口述)周卜頤迷戀摩天大樓、立交橋等現代城市元素,覺得這是統領世界的新興技術,瞧不上大屋頂的宮殿式建筑,指責是勞民傷財,費工費料。這就必然與梁思成為代表的建筑系教學主體發生沖突,梁思成、吳良鏞等系里負責人處理業務問題時有所偏心,重視程度不一,周卜頤自然感受到“被排擠”“不受重用”的滋味,他曾在系里大會上公開說是“備受冷眼”。據周申講述,頭幾年周卜頤夫婦還能應邀參加梁思成林徽因的家庭派對,喝下午茶,后來雙方關系轉冷,來往逐年減少。

        批梁運動一開始,周卜頤就處于躍躍欲試的興奮狀態,認為自己一向受壓,一直堅持反對“大屋頂”的復古主義,并拿出自己設計的作品到處宣傳。最厲害的時候,周在討論會上發言極為高調,鋒芒直指系領導,他說:“問題是出在以梁思成為首的小集團。”并指出:“吳良鏞是梁思成錯誤思想的鼓吹者,設計教研組主任張守儀是執行者,歷史教研組代主任胡元敬是指導者,應作深刻檢討。”(見1955年4月23日市高校黨委會簡報《清華大學建筑系批判梁思成建筑思想的情況》)周到處開火,逼得被點名的人勉強報名發言,檢討再三,暗地里埋怨道:“自己還不知道要講些什么?”據系總支匯報,許多教師對建筑系工作的錯誤和缺點的責任屬誰問題異常關心,情緒有些緊張,此外還有教師為梁思成抱屈。

        周卜頤會上的發難必然招致不少人的不滿和緊張,最后還得校黨委出面“教育”周,讓他在態度上稍加減緩,力求會場火藥味淡化一些。

        二

        談及當年父親周卜頤發言時的憤激姿態,周申感慨而道:“他也想為國家做貢獻,但在建筑系不得志,老是被否定,學術思想得不到支持,心里有所不甘。”(2012年12月21日口述)清華建筑系教師支部幾次向上反映說,周過去一向受梁思成的壓制,因而此次批判的態度較為激烈。

        周卜頤在發言中屢屢說到過去教學中的分歧點:“設計時,如果我們改變了一些中國建筑式樣,梁思成就指為‘不三不四’,如果用了一些外國東西,他就說,‘這不是中國有’,是‘洋樓’。”周指責梁先生看不起工程技術,認為工程技術教研組都不懂建筑藝術,把搞實際工作的建筑師視為“泥水匠”,并說“其人其事為士大夫所不齒”。他覺得梁不該說這樣的話:“工程技術是建筑藝術的奴仆。”

        周卜頤下面一段發言較為典型,挾帶政治性用語,頗具殺傷力,可以想像當年對梁思成所構成的沖擊:

        梁先生對古建筑是一片歌頌聲,沒有批判,把古建筑看成十全十美、登峰造極的偶像,使人覺得抄襲、硬搬已屬不易,批判創造更不可能,梁先生把古建筑凝固了,總結出“法式”,把自己的設計活動局限于“法式”中,結果使建筑的道路愈走愈窄,等于作繭自縛,因為“法式”不能全部解決新時代人們提出的問題,無怪乎在設計高層建筑、新建筑時,梁先生自己也說:“困難突出”、“常常是設計時的最大苦惱”。

        ……事實上,正是古廟衙門式的建筑使人失掉了對新時代的感覺,遭到人民反對。

        梁先生言行不一,口頭上贊成批判吸取古人的、外國的有用的東西,但實際上只是要復古。這是對待民族遺產、世界文化極其粗暴的態度。梁先生對古文物也要一律保存,這在實質上并不是愛護遺產。(見1955年4月28日簡報《周卜頤教授在3月24日系學習會上發言摘要》)

        周卜頤在講話中引用周揚著名的一句話“我們必須戰斗”,以此來作為自己論戰的勇氣。直至當年5月7日中共高層已有收兵之意,周還頑強地在會上追問:“為什么梁思成還不檢討?”

        梁、周之爭實際上是學術分歧的惡性延伸,借助外在政治運動的打壓,使本來簡單的爭論變得復雜和不可調和,加重了兩人的人際矛盾,最后都懶得修復,只能在一次次運動中反復惡化。1957年夏天,周卜頤被劃為右派,罪狀之細之多,都是多年積累所致。兒子周華回憶說:“譬如他對蘇聯建筑不滿,是反蘇罪;對領導不服,說話很沖,挺損人,也是罪。他還建議北京飯店應該建停車場,市領導不接受不高興。這不是找死嗎?打成右派后,他窩了一口氣,完全變了一個人,忍氣呑聲,被折騰了二十多年。”周華稱,是否因為梁思成的關系而直接導致被劃右派,好像也沒有這樣的跡象。但是在家中父親始終不愿再提梁的名字。

        文革后,兒女們要參加高考,周卜頤一再強調:“上大學可以,別上清華,這不是好人呆的地方。”周華感嘆說,我們從小就感覺到,建筑系教授有才,各有特點,歷經運動磨難,有的變得尖酸,有的滑頭,沒有一個是老實的。(2012年12月21日口述)

        學生們對周卜頤做學問頗為贊賞,只可惜他的人生行程過于悲劇。學生彭華亮嘆息道,周先生有個性,脾氣倔,直率,不講策略,容易得罪人。(2002年2月21日口述)另一位學生張馭寰無奈地說:“周卜頤留美,學新建筑。梁對他不感冒,周沒事就老拿學術問題回擊。清華派系多,特別麻煩。”(2002年2月27日口述)

        三

        莫宗江是梁思成、林徽因在營造學社帶出來的小徒弟,手把手教會技藝,繪圖手法高超,應該算是清華建筑系里梁的嫡系弟子。但奇怪的是,他與反梁的周卜頤私交甚好,周戴右派帽子后,他還時常偷偷去周家聊天,從隱蔽的陽臺門直接入房,一聊就是幾個小時。

        莫宗江對恩師梁思成的心態極為復雜,既恭恭敬敬但心里又暗藏不少意見,有時發作起來頗具危險性。譬如1955年4月周卜頤他們在會上“造反”,提出梁思成、吳良鏞平時作風自高自大,目中無人,應該撤換他們。莫宗江悄悄地告訴系里黨員教師:“抗戰時美國國務院文化專員來中國曾經給梁美金二百元,讓他研究中國建筑。”這指的是美國駐重慶使館官員費正清夫婦在四川李莊營造學社與梁、林來往的事情,莫宗江作為在場者知道費正清只是幫助研究古建,此時他卻懷疑梁的背后是否有“美帝搞陰謀”。這個信息很快就刊登在1955年4月27日市高校黨委會《高等學校動態簡報》第86期上,在當時應該視為尖銳的材料之一。

        初中沒畢業,就當上清華教授。建筑系上下都知道莫宗江這段傳奇的經歷,其間都是梁、林幾十年親授的功夫。他對梁、林的不滿和埋怨,反見出人性深處的隱秘、微妙和雙重懊喪。

        莫宗江是廣東人,他感悟好,有天分,圖好,木工好。寫文章困難,梁、林幫助他寫,在營造學社晚期會刊上發表。后來出差寫信,寫了半天就寫幾句。莫公當老師,講課困難,講平面幾何吃力,后來干脆不讓他開。提莫宗江當教授,有人有意見。莫卻處處罵梁。(學生楊鴻勛2002年3月1日口述)

原文網址:http://www.oh9p.com/research/201305/15241.htm

也許您還喜歡閱讀:

梁思成、林徽因中國建筑史寫作表微

數字梁亭-對于中國現代建筑“民族形式”的新思考

梁思成建筑精神及其現代啟示

激情創造永恒的經典(上)-三說“新東方主義”藝術觀

不該忘記抓什么

值得發掘的建筑精神


【重要聲明】本作品版權歸建筑中文網和作者所有,允許以學習、研究之目的轉載、復制和傳播,但必須在明顯位置注明原文出處和作者署名(請參考以下引文格式)且保證內容一致性,不得用于出售、出版、付費數據庫或其它商業目的,本站保留追究一切法律責任的權利。投稿信箱
引用復制:網址 QQ/MSN 論文/著作 HTML代碼

請告訴我們

請告訴我們您的知識需求以及對本站的評價與建議。
滿意 不滿意

Email:
新葡京赌场 吉林快3走势图表 电竞显示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 自由精神送彩金 新疆11选5开奖号 国标麻将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广东 斗牛注册